台湾收复后,石郎成为土耳其皇帝,留给后人两百年的饮食遗产。

发布时间:2020-08-25 21:03:42

来源:桂林视窗

康熙收复台湾时,石浪菊被命名为荆海后,据说史书中的这样一个著名人物应该是他的大书,但清代史料中史郎从台湾恢复的记载不多,相反,史郎在有限的资料上并没有为后代留下良好的声誉。

石郎早年在郑志龙的手下,后来跟随郑成功反清,从荷兰夺回台湾。也许石郎很傲慢,他和郑洁的集团相处得很好,导致郑志龙的家人被郑成功杀了。幸亏逃出了一条生命,后来被清除了,被认为是他最大的敌人,一直想对法庭的权力报仇。

史郎转到清朝以后,他没有被重用,相反,他与郑的关系却被辅官排除在外,如澳白。虽然朝廷给了他一个荣誉官职,但史郎被留在首都13年,什么也不做。

康熙在与三臣的叛乱作斗争后,把注意力转向了悬挂在海外的台湾,一心想要建立统一的王朝。经大大学学士李光迪和福建省省长姚启生的推荐,石朗被任命为福建省水利部省长,主持了数万名水师官兵的工作。应该说康熙的任命是正确的。石郎本人有很强的军事才能,特别是在台湾的军事部署方面。而且,他和郑互相怀恨在心,也是以他为主攻击台湾的最合适人选。

经过几年的准备,石朗于2002年(1683年)带领水师收复台湾,嘉奖天皇,并雪上加霜。康熙令石郎静海侯功绩卓著,并要求他留在台湾治理这个地方。令人惊讶的是,这一次康熙竟然视而不见。世界各地水师总司令石朗在台湾问题上一团糟,根本没有行政能力。

清朝有18个省,并非每一位省长、省长都能很好地治理这个地方,石朗作为一名武术将军也被免去了责任。但问题的症结在于,当石郎在台湾掌权时,他不仅让人们愤慨,而且还让他的第一个英国名字蒙上了阴影。

石郎规定,凡从福建或大陆来台的,无论是经商还是劳动,都必须经法院批准。这不算。他还不人道地要求大陆人不得携带家人到台湾工作。长期以来,台湾妇女短缺,人口增长缓慢。由于他们对未来的担忧,这些外国人根本无法在平静中扎根,也不能同心同德地工作。这对台湾的经济发展和与大陆的关系也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。

史郎成功后,很快腐化,贪得无厌,在台湾绕了一大片地,被称为石后租田园,占台湾南部开垦土地的近一半,其他人要想生存,只能出租石侯族的土地,种地要付房租,这显然是为了利用法庭的资源来谋取私利。

然而,法院对史朗的做法视而不见。从康熙开始到清末的200多年来,史郎作为一个巨大的石侯租田园,收租时间长达200多年。石郎死后,台湾当地的亚门负责收取这部分租金,然后运到北京,交给每一代石家业主。在史朗的这一家族财产的拯救下,从康熙到光绪,史氏家族的子女过上了美好的生活。其实,石郎在其他方面也很贪婪,寻找很多人肥硕的软膏。

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史朗如此贪婪,以至于他的儿子是清朝著名的清官。康熙时期,石郎的次子施世纶担任扬州市省长、水务长和住房部侍者郎。他在江苏和浙江供职,在那里他一直被任命。施世纶处理了无数的钱,但他从来没有在口袋里放过一分钱。康熙·达钦是他江南第一位官员的荣誉称号。

这种现象在封建社会是罕见的,因为父亲贪心,儿子是清朝的官员。我们不知道石郎的家教或儿子的理解是否好。总之,史家的命运与台湾是分不开的,正是台湾成就了史朗。